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20-03-22 08:36:53

該作者的文章:

 

鬧鐘聲里·散文隨筆

2020.3.16
  切嚓切嚓,切嚓切嚓,床頭的小鬧鐘孤獨無聊且慢條斯理的走著。那三條長短不一、粗細不一的腿兒不知疲倦地溜著圓圈,從起點重復的回到起點,一遍又一遍。它總是正人君子的樣子,不理睬人,只顧自的、傻傻的。
  然而,我習慣性的醒了,睜開眼打開手機電筒照照小鬧鐘,像往常一樣還是在凌晨兩點到三點之間。輾轉反側,直至天明,我依舊無法入眠。
  切切嚓嚓,切切嚓嚓,小鬧鐘似乎走得越來越快。它欲催我入眠?它想當我思緒的伴奏者?傻子,這么快的節奏哪能成為合格的催眠師?而且窗外金湯路上的車子也越來越多。瘋子般的摩托車呼嘯而過,夜游神樣的的士嗚嗚叫囂,大巴車更像火車、飛機轟隆轟隆的奔馳。幸虧數量還不算太多。大概一定是疫情防控得緊的緣故!
  于是,我無限煩惱起來。新冠病毒如魔鬼偷襲人類,讓人們不得安寧,并擔心恐懼;必須的防控措施使人只能蝸居不得出行,而且時間長得快兩個月了。
  切切嚓嚓,切切嚓嚓,我在鬧鐘聲里不禁回想起來:
  哦,我與老伴離開虹橋小兒子家來銅川路陪母親快兩個月了。剛來時是春節期間,家里非常熱鬧,妹妹、妹婿們攜全家,以及侄子一家,那可是人來人往,吃喝玩樂,開心得很。一個大家族近三十人,無比歡樂,無比熱鬧。然而新冠病毒突然猖獗起來,政府加強防控,人們必須禁足在家里計劃悶死病毒了。于是我們三個老人,孤獨起來。幸好大兒媳經常來,大兒子與孫兒是每周日來。他們的到來使我們似乎年輕了許多。
  切切嚓嚓,我的思緒換了一個頻道:
  我想到,如今驚蟄已過,草木早就綠了城,春花跟隨著爛漫了市內大大小小的公園,地底下的蟲兒大概也開始蠢蠢欲動希望破土而出享受暖暖的春風和暖暖的陽光。而我們老人大概也可以遠遠的走出小區,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吧!
  切切嚓嚓,切切嚓嚓:
  我想到,如今雨水節氣快到,我們上海大部分企業已經順利復工,許多商場門店開始營業,學生在家上網課——空中課堂,我的孫子和孫女自然也在其中。從窗前經過的公交車上看,乘客日趨增多。在馬路兩邊的人行道上與街道上的行人也開始展示笑容,雖然大家都戴著口罩,可笑聲如濤,濤聲依舊。
  切切嚓嚓,切切嚓嚓,
  我想到,如今,我想見見孫女一家啦!我們相距半個小時的車程,可是大約一個半月沒有見面了。原因簡單,就是為了遵守疫情防控規定:不出門少出門,而且進出小區要出門證,要登記,要量體溫,麻煩得很!特別是上公交車或者坐地鐵更麻煩,需要手機刷碼呢。
  切切嚓嚓,切切嚓嚓,我在急促的鬧鐘聲里睡不住了,渾身酸痛難受。
  還是起床吧,就在室內像小鬧鐘一樣原地跑步,臥室——客廳——臥室,來個N次往返,讓手機記錄兩千到五千步!效果果然蠻好,緊張木訥的身子放松了許多!
 于是,我的雙腳開始輕輕地輪流踏著地板,隨著慢條斯理的鬧鐘聲慢慢的小跑。而小鬧鐘依舊有節奏的響著:切嚓,切嚓,切嚓!

共獲得積分:10 ,共10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英超29轮比赛时间